魔医十三岁_番外完_免费小说阅读_努努书坊

【看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69书吧-www.69shu.com,您的最佳选择!】

正想着,已经按照安排,有四五个体态轻盈的少女扭着不盈一握的小蛮腰走了出去。

不多时,隔壁大殿便传来了柔美悦耳的丝竹声。

唐慕对这种皇家热衷的舞乐是没有一点兴趣的,当然,她也不一定要拔得头筹,她可没心思跟一群莺莺燕燕争高低,这原也就是花阡陌把她掳来顺带给她喂了颗所谓的‘毒药’,半强迫她前来参宴。

不过这种级别的‘毒药’实在对她这种百毒不侵的身体没啥用处,吃起来也跟嚼糖豆一般。

自从她的躯体重生后,魔眼便彻底在自己体内消失,跟着消失的还有她**多年的玄力,不过,美人受说那只是在去糟粕,要不了多久玄力就会恢复的,到时候能够留在她体内的就只能是最纯净的天地灵气。

不过因为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妖夜跟护犊似的,将她保护得严严实实,当然,顺便拐到床上做些想做的事,咳咳,想不到初入绿萝国还是出了纰漏,她竟然被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了!

这时候她才猛然记起,绿萝国什么都不怎么样,倒是有一样东西十分有名——香缕沁魂。

它是一种**,无色无味,中者即昏,但这药十分稀罕,配置的药材很是珍贵,没多少人用得起。当然,它的效果也是惊人的,据说,连玄圣高手一个不注意都能被迷昏了,更何况她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呢,花阡陌倒是舍得下本钱。

她微笑,想来她是这数百人中唯一一个被强迫参加千姝宴的吧,唔,也不算强迫,至少她自己愿意,难得妖夜肯让自己玩儿,怎能不好好尽兴呢。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我叫辛馨,你叫什么名字?”一道悦耳如铃的声音陡然传入她耳中。

唐慕一直在大殿一角独自呆着,她虽面掩轻纱,却气质清冷,眸底含笑,仍有一股淡漠疏远的味道,周遭的女子见状,便觉得这人高傲,不肯亲近,再说了,她们中不少可都是官家子女,自有相熟的人在一起三三两两说话,唯独唐慕的身份不明,无人亲近。

她抬了抬眼皮,看了女子一眼,眼前的女子肤白如雪,弯弯柳眉,一双杏眼黑而亮,看起来天真活泼,鼻唇掩在面纱下看不真切,不过瞧着模样定也是极美的。

她一身玫红彩裳十分娇艳,这等颜色最是挑人,但她穿起来却感觉越发艳丽逼人,衣裳用的是极好的云锦,显然这少女的身份不低。

唐慕浅浅一笑:“朋友都叫我小慕。”

辛馨眼睛一亮,环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她们俩,这才压下声音,惊喜地问道:“小慕,你有很多朋友吗?”

说着,眼里却露出几分寂寥来,不等唐慕回答,她又自顾道:“我住的地方从来都没有朋友,就连姐姐都……小慕,我可不可以和你做朋友?”

唐慕挑眉看她,她长得就那么可亲吗?可是看别人连靠近她都不愿,这辛馨怎么反而巴巴地凑上来。

“为什么?”

辛馨闻言,愣了愣,眼底似乎有些局促,眨了眨眼,道:“那个,你跟北境王很熟吗?”

“北境王?”唐慕怔了一下,眸光一闪,“哦,你是说花阡陌啊,不熟。”

唐慕笑了,原来是为的花阡陌啊,也是,花阡陌可是绿萝国第一美男,爱慕他的女子可不少。不过这辛馨倒是不加掩饰,看她的眼神也没有嫉妒,反而带着一丝丝怜悯和悲戚,这是何意?

辛馨冷不防噎了一下,“那为什么他会亲自送你来参加千姝宴?”

唐慕笑看着她,却一句也没说,倒是殿中有不少女子一听唐慕是花阡陌亲自送来的,不由生出嫉妒,霎时间,一片冷光袭向唐慕。

“看什么看!”陡然间,看似柔弱的辛馨冷斥一声,眉宇间一股高贵之气瞬间向周遭迫去,那一片冷光顿时消失,只偶尔有人不甘地瞥向唐慕,这女人有何能耐,竟得两位贵人青眼。

唐慕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这个女子可不简单呐,到底会是什么身份呢?看其他人对她还是挺畏惧的,这样一个看似柔弱的女子,竟也会让人畏惧么?

“因为我是他‘请’来的啊,和他见面的次数一个巴掌数得过来,你认为我跟他会熟么?”

辛馨苦笑:“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也好,他……是无心的人啊。”

说罢就要离去,唐慕却突然道:“既然喜欢他,为何不告诉他?”

爱,就要说出来,不然对方永远也不会知道。

辛馨顿了顿:“说了,只会为自己和他带来麻烦,而且,他的心根本不在我身上,说了又有何用?”

唐慕嗤笑一声:“滟馨公主,原地等待只能让他离得更远罢了,况且,你不是已经猜到他要利用我做什么了么?”

“你……你知道我?”辛馨似乎吃了一惊,说话都有些无措。

没错,她是公主,甚至,与当今女皇辛滟歌乃是孪生姐妹,可是,姐姐身体康健,自己却病体缠身,很少出现在人们眼中,她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上他了,可自从那件事之后,她见他的机会越发少了,而他反而跟滟歌走得很近。

可滟歌有野心有心计,甚至利用了阡陌的感情助她取得皇位,而她还是不愿放过他,欲招他入宫为男后!

骄傲如他,怎么受得了!

这几年来,他跟姐姐走得近,她只能黯然地躲在一旁看着他们,也不敢见他,生怕姐姐将醋意撒在他身上,她一点不怀疑姐姐会这么做,她是那么冷酷无情的一个人。

可如今,她却看着他痛苦无法自拔,心里一阵阵的难受,可又不知如何帮他。不过最近看他对千姝宴很是上心,便千方百计,不顾自己的病体,偷偷地报了名,只要能让他开心,自己一定要夺了这千姝宴魁首!

辛滟馨心思百转千回,唐慕只微微一笑,并没有作答。

事实上,是九灵山庄那庞大的情报系统给她提供了方便,关于花阡陌和那位女皇辛滟歌的事只要他们稍微花点心思就能调查到,自然,这个与当今绿萝这位厉害女皇同日所生却在十岁时突然病体缠身的二公主辛滟馨也入了她的眼。

“小慕,你真让我惊讶。”辛滟馨一声感叹,眸底却十分苦涩,“我该走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是我的劲敌,可是,我不会输给你的!”

她陡然回眸,水莹莹的眸子里露出十分的自信。

“嗯,希望如此。对了,你在服用的苏合凝露丹和所薰的零陵香暂时停下吧,否则你的身体将再难痊愈。”唐慕闭着眼,看也没看她,随口说道。

滟馨背对着她的身影一顿,眼底掀起惊涛,蓦地转身奔到唐慕身边,刻意压低的声音里有一丝颤抖:“你看出了我身体有疾对不对,那药和那香……是不是有问题?”

自那次事件后,她所服用的丹药和香都是姐姐的丹师送来的,难道会是她?

滟馨忽然间难以接受,她可是最疼爱自己的姐姐啊,就因如此,明明那次是她救的阡陌,可阡陌误以为是姐姐,对姐姐百般好,她都不曾嫉妒,也不曾揭穿,可姐姐……为什么!

唐慕睁眼,淡淡地看她:“这件事你心里有数就成,我报给你一张药方,每日煎服可减缓痛楚。”

“小慕,谢谢你。”唐慕取过纸笔刷刷地写了一张药方,顺便将一颗丹药递给她,不冷不热地吩咐,“吃了。”

滟馨定定地看着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子,不知为何,心底竟是相信的,她接过丹丸便吞了下去,才将药房贴身收好。

“好了好了,别磨磨蹭蹭了,快轮到我了,我得先去准备准备。”她笑眯眯地说着,正要起身,忽觉面上一凉,一股晕眩感袭来,胸口窒闷不已,喉间更是一阵空凉,一股子恶心的感觉直往上蹿,她强心忍住了,伸出另一只手替自己把了把脉,不由怔住。

“小慕,你怎么了?”滟馨见她迟迟不动,也没离开,只是奇怪地看着她。

“没事,我先走了。”唐慕摆摆手,一阵风似的飘到别处去。

滟馨捧着这张药方,心中五味掺杂,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小慕说的都是真的,姐姐她……可是,她为何要这么做?

大殿的角落里,唐慕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肚子,半晌都回不了神。

“慕小姐,请做好准备,接下来轮到你出场了。”

唐慕理了理鬓边长发,脸色微白地走到了隔壁千姝殿,眸光略略一扫,心中微微震撼。

这千姝殿乃是专为千姝宴所建,富丽堂皇,整座大殿十分空旷,内部呈圆形,四周设有座席,另有贵宾席离舞台最近,视觉最好,大殿中央是表演台,台后有条通道通向隔壁的梳云殿,即是刚才唐慕她们所呆的地方。

唐慕几乎找都不用找,一眼便看到贵宾席上低调华艳的妖夜,他依旧一身晚月星辰所制的雪白长袍,墨色长发以一根白玉簪随意簪起,余下一瀑墨流披泻在背后。长眉斜飞入鬓,眸若墨玉,微微浮起一丝不耐,只在看到她步出通道时,才露出温柔清隽的笑容。

他的容貌无疑是整个贵宾席上之最,淡雅如谪仙,周身的淡漠令人无法逼近一分,清华高远,让人不敢直视,然那一双绚烂绮丽的桃花眸分明又露出几分奇异惑人的冶艳之色,勾魂夺魄,令人深深沉溺。

他手边一黑一白两只或优雅或憨态可掬的猫伏在椅边,眯着眼打盹。

偌大一个千姝殿里,不止那未婚少女,就是已婚的贵夫人们都情不自禁地去看他,猜测着这样一个风华绝代的男子世间可有女子能与之匹配?

眸光一掠,看到贵宾席上的其他人,唐慕也不禁吓一跳,尼玛,用得着么,除了那绿萝女皇,都是熟人啊!

贵宾席上一共不过——人,元盟这次竟然是华文烨夫妇一起来的,想来也是,其他几堂都是老头子,多数人受到唐慕那**年龄**实力的刺激,纷纷闭关**去了,华文烨和火狐狸是小辈,却居高位,却是最合适的人选。

若说华文烨和火狐狸的到来让她微微惊讶,那玄月神塔塔主惊月和月璟的到来就让她吃惊了,这俩人什么身份,一个小小的千姝宴还不足以请动他们吧?再者,月璟也不是那么爱凑热闹的人,这回竟也出席了,实在不得不让她感到吃惊。

另有现今六大国之首白羽国的正南王白齐楠也在其中,不过那座位就稍稍末了点,而另外四国派来的人只能居他们身后,以敬畏而惊喜的目光看着前面贵宾席上的人。

显然他们也没想到玄月神塔塔主、如今享誉元丹**的九灵山庄庄主和现今元盟实际掌权人华文烨夫妇会亲自前来,一个个又惊又喜,要知道这些人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得到的,一个个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大牌着呢!

绿萝女皇一张艳丽无伦的脸笑成了一朵花,她一个小小的绿萝国千姝宴竟请来了这许多大人物,怎能不让她脸上有光?

唐慕扫了那几人一眼,见她刚出来,原本还一个个无聊得想打哈欠的表情立时如狼光绽放,一道道落在她身上。

她一个哆嗦,靠啊,不会是冲着她来到吧?

“揭纱!”一道长长的逶迤的声音传入她耳中,唐慕眸子一转,藏在面纱下的嘴角微微翘起。

她手一拂,薄薄的面纱应声而落,满场有那么一瞬的静寂。

绿萝女皇脸上艳丽的笑容也不禁僵了僵,这世上竟有比她还美的女子!

绿萝国女子当政的例子不在少数,不若其他几国都是男子为政。而辛滟歌的能力在绿萝国历代帝皇中算是颇为出众的,她是名副其实的绿萝国第一美人,更兼有野心有魄力,利用她的美貌在众臣子之间旋斡有余,稳稳地坐上了皇位,甚至与花阡陌之间的关系也是她利用的手段。

但这人偏偏又十分自负美貌,对拥有美貌的女子十分嫉恨,唐慕想到这,便想起了辛滟馨,双生子啊,她与辛滟歌的容貌应该极为相像吧,向辛滟歌这样占有欲强烈的人,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

不过,以她的容貌……呵呵,她倒是想看看辛滟歌会采取什么对策。

辛滟歌不愧为皇,见满殿静寂,就连贵宾席上一干人无一不为对方的美貌动容,再看花阡陌,他眼底露出浓浓的兴趣,心下不由更为嫉妒了,但面上却不露分毫,只淡淡笑道:“想不到我绿萝还有此等美人,虽技艺未现,凭这容貌世上却鲜有人能及。”

火狐狸面上一阵得意,那是,那可是我们盟主哎,不过既然小慕会站到那个台上,定是不想这么早让人揭穿了,于是当下也赞了一声:“四界第一美人非她莫属!”

辛滟歌闻言,眼底迅速划过一丝冷光,面上却淡笑不语,转头看了看原本一直淡漠着一张脸的月璟在唐慕出现后有些微的动容,不由笑道:“月公子风度翩翩才华横溢,我绿萝美人无不仰慕,若公子不嫌弃,倒不如将她送予公子,为奴为婢任听使唤,这也是她的福分。”

贵宾席上最为出众的男人便是妖夜与月璟了,华文烨虽相貌俊美,但他的妻子可在一旁,听闻她素有‘火狐狸’的称号,比起华文烨的名声也是不差的,她自然不敢送个美婢去讨人嫌,而妖夜贵为九灵山庄庄主,富甲天下,但为人却极其神秘,看起来谪仙之姿,实则最难相与,况且,他这等神姿,要什么美人没有,只怕不一定将一个小小的绿萝女方在眼里。

月璟就不同了,据说,他是玄月神塔塔主的亲弟弟,其背后的势力她虽不清楚,却也知是银海天府上面的人,银海天府,魔域和幽冥宫虽与元丹并无多大交集,但她身为元丹一国帝皇,关于四界的一些事儿她多少也听说过。

银海天府在元丹,那便相当于神的存在,如若能与之攀上关系,那是何等荣耀,在其他几国中说话的分量也能重些,但月璟为人淡漠,也从未有传出过流言蜚语,她欲攀附而不得,如今见他对这女子稍稍露出几分不同的神采,便以为找到了突破口,既把这女人送走不至于花阡陌觊觎,也是借着这层关系与玄月神塔和银海天府那边的人攀上点关系,总是吃不了亏的。

可她哪里知道唐慕的身份,此时妖夜依然在笑,可周遭的气氛忽地冷了下来。

月璟收回落在唐慕身上的目光,有些无奈地看向妖夜,他在生气,很生气啊!

唐慕无辜地看着某人逐渐转冷几欲扼死那自以为是的女皇的阴鸷表情,勾了勾唇,陡然抬起手,摇摇指向贵宾台,甜腻腻地道:“相公,我不想玩了。”

绿萝女皇蓦地冷下脸:“你什么意思?”

相公?她嫁人了?

不仅是绿萝女皇,就是花阡陌的表情此刻都变得异常精彩,她竟是妇人么?可那样年轻美貌,怎么会?

唐慕一开口,除了贵宾席上熟悉她的人,其他人脸上无不异彩纷呈。

千姝宴上能够参加的无一不是未婚少女,往届千姝宴上前五十名女子几乎都能有幸被皇家或者绿萝朝中官员看中,聘为妻妾,如今突然有**庭广众之下喊了一句‘相公’,这不是在打绿萝国的脸吗?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