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来一卦?_第36章_免费小说阅读_努努书坊

王仁被夫人一通话气的心中憋屈,便出门散心,实则是在街上无目的的闲逛。在湖边吹了好久一阵风后心情才渐渐的平静下来,然后便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似乎有点夸张。不论是原身还是现在的王仁,夫人对他除了名义上的关系是母子,实则并没有什么感情。无生育之恩,也没有养育之情。扒拉一下原身的记忆,夫人除了时不时的端着架子让王仁跪拜以外,从未对王仁有过任何一句教导,对王熙凤倒是谆谆教诲。想想也是,她对非亲生的儿子能有什么好感呢。

以前教导他玄学的师父不止一次的说过,无论是在占卜算卦还是平时做事,要学会稳重,心平气和,不能被任何人或者事物搅乱了心。不被红尘中的金钱迷惑,不为虚妄的感情沾染,否则即使他玄学再如何厉害,也免不了被搅入风波之中,身心受伤。

话说一个钻进钱眼子的老头有资格说他太重视情感吗!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种淡然的生活态度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出来的!

半夏看着王仁一直叹气,低声道:“爷,那边的花开了,正在举行花卉展,不如我们去看看?”

“花展?”王仁斜眼看着半夏。

一边的常山搭话道:“是花街的选美,现在是六月份了,百花盛开的时节。每到这个时候,花街那边都会有花卉展。而且很多楼里的姑娘也会在这个时候开始选拔花魁。”

王仁:←←

“爷,不花钱只是去逛逛也可以,看看花儿或者人儿都行的。”半夏道。

“反正没什么事,去就去吧。”王仁道。虽然他对女人和花都没什么兴趣。

花街是在京城大街以北的地方,那里是有一条很著名的花街,虽说是花街也只是因为里面三十多家店铺,妓院就占了一小半,剩下的也都是卖胭脂水粉,布料,陶瓷以及药店之类的地方。女人常常喜欢逛的店铺基本都有。只是如今那条街上已经到处摆满了花卉,很多人都喜欢拉着车将花带过来摆设以及叫卖,因此除了一些不入流的人和嫖客以外,还来了不少有些身份和看起来像是文人之类的人来看花买花。

“爷,您看这盆君子兰,长的多好,要不咱也买一盆回去摆着?”半夏抱起一盆花笑嘻嘻的对王仁道。

王仁低头看了一眼,长得的确好,叶子干净精神,可见是被仔细养护过的。只是如今君子兰的花期已经过了,所以并没有开花。大概也是因此这盆花才只是摆在下面而已,并没有放在开花的那一堆里叫卖。

“不必。”王仁道:“我不会养。”

半夏有些恋恋不舍的将花盆放下,跟着王仁离开,王仁见他一步三回头便道:“你喜欢花卉?”

“哎,不瞒您说,小的家里以前也是养花的,对花朵很在行。”半夏摸摸头笑道。

王仁点点头道:“那就买来吧。你来养。”

半夏立刻点头,屁颠颠的跑到了那老板面前,付了钱抱着花盆跟在了王仁身后,嘴上的笑容就一直没下去过。

王仁一路走过去,没有看到什么漂亮的花卉,而且再好的花看多了也失去了之前的兴趣。扭头便看见了一个空地上搭着一块小台子,几个长得还算标志的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那里低声的玩笑。这大概就是之前所说的选花魁的地方?

王仁转身想要离开,女人之间的选美他完全没有兴趣,不想扭头就碰到了一个穿着小厮衣服的男人,那人被他这么一撞,手中的花直接被撞得掉在了地上。瓦片花盆碎成一片片的,再加上那男人被王仁撞的身体不稳,不小心往前迈步踩了一脚,这漂亮的花顿时就被糟蹋了。

那男人的脸色顿时煞白,反应过来后转身就抓住了王仁的衣服,死都不放人:“你这家伙,走路没有眼睛的吗!”

“啊……抱歉。”王仁淡然道。

“说句抱歉就可以完事了吗!都是你的错害得八爷的花毁了啊!你拿什么来赔!你的小命都不够这花的价值!”那男人声音大的简直要把王仁的耳朵震麻。

“你放开爷,要多少银子我们赔就是了!”半夏慌忙道。

身边的常山则是直接上手拽,没想到这汉子的力气太大,完全拉不动人。

“什么花这么值钱的……”王仁往地上一看,也是一盆兰花。只是这兰花和半夏手中的花不同,兰花上的花朵全部都绽放了,花团锦簇非常的漂亮。明明花期在一个月前已经结束了,王仁想着应该是养花的人很会照顾,才将花期延迟到现在的百花展的时候吧。

“这是赔钱的事情吗?八爷难道还缺银子!”汉子怒道。

“焕荣?怎么了?”一个华服青年走了过来,他身边跟着四五个人,且都是带刀侍卫,另外还有一个小厮。

“八爷。是这个小子把爷您的花弄坏了,还踩了一脚!”汉子立刻大声道。

王仁:踩了一脚的人是你吧!

“哦,你是说我那盆花了一百两银子的花?”八爷冷笑了一声:“我明明告诉你要仔细拿着的,如今摔坏了却赖在别人身上?”

那汉子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八爷,小的说的是真的,真的是这个家伙……”

那位八爷向身后的侍卫看了一眼,那侍卫立刻上前捂住汉子的嘴巴将人拽走了。

“等等……的确是我不小心撞到他了。”王仁上前道,将被汉子拽的皱皱巴巴的衣服扯平道:“我那时候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毁了你的花真不好意思。虽然我没有花可以赔偿,但是一百两银子我是可以赔给你的。”

“不。这条街本就人多,人挤人撞到很常见。没有将花护好是奴才的过错,我怎么好意思和你要钱呢?”那位八爷笑道:“虽然一百两银子就这么没了很可惜。只是对我来说也不算大钱,不必在意。”

“可是……”王仁皱眉。

“如果你真要抱歉,那么那盆花,就当做是赔礼吧。”那位八爷指了指王仁身后半夏怀里抱着的那盆君子兰。

“那盆不过是普通的君子兰,一两银子都不值。”王仁道。

“值不值钱没关系,只要我喜欢,再普通的花,到了我手里,我也能让它提高不止百倍的身价。”八爷低声的在王仁耳边说道。

“好吧,既然您看中了,半夏,把花抱过来。”王仁道。

“是,爷。”半夏将花送到了八爷身后的另一名小厮手中。

“八爷,差不多到时间该回去了。”八爷身边的侍卫上前道。

“哦,是吗。”八爷看了看天色,对王仁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有缘再见吧。”

说完也不等王仁回答,就带着侍卫和小厮抱着那盆不怎么样的君子兰从王仁身边擦肩而过,离开了。

“八爷……”王仁轻声道:“也会来这种地方吗?”

“爷,这里很有名的。”半夏小声道:“所以也常常会有达官显贵过来。”

王仁:可是这一位可不是普通的达官显贵。这位八爷身上的紫气,比十三还有现在的四阿哥胤禛还要浓厚。

以前只是观察过人身上的气运,平常的气运只要人没有做恶贯满盈的坏事的话一般是不会改变的。而这种紫气则是身为至尊才会有的,有的则代表盛大,没有则代表衰败。难道这未来的皇帝的人选,也会有可能变动吗?

王仁低头看了看那被踩了一脚丫的兰花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便附身将花捡了起来。

“爷,小心脏手。”半夏立刻将花抢在了手中道。

“无妨。”王仁拍拍手:“半夏,这朵花还活着,只是花枝和花朵被踩坏了,带回去你可以再养回来吗?”

半夏愣了一下,然后眼睛顿时闪亮:“没问题的,爷,这花只是被踩了不太好看,并没有伤到根本,只要好好照顾,一段时间后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王仁点头道:“那你就先照顾着吧。”

一百两银子的花,养好了后要不要再还给这位八爷呢?

看着那八爷的样子如今应该有18、9岁了,定是已经娶妻并且出来开府了。所以现在也才会闲到出来逛街。不像是十三,自从南巡回来后,王仁一直都没有再见到人,不知道那个家伙……

等等他为什么要惦记着十三啊!

算了!回府!

本以为回府后若是遇到夫人定又是一场挨骂,谁知道看到人后夫人竟然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不等王仁对母亲行见面礼便扭头进了内屋,完全将王仁当空气看待。而且,那表情,就像是决定了什么似得。

几天后的荣国府。

王熙凤看到母亲寄来的信后一直在叹气,让平儿取了火盆后将信件往火盆里一扔,烧了了事。

最近王熙凤烧掉母亲寄来的信的次数越来越多,平儿见的多了,便也不再多嘴。倒是王熙凤先开口对平儿道:“母亲这次是下了狠心呢。”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