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你一个吻_第六十三章_免费小说阅读_努努书坊

司慕的手被白樾握着停顿了几秒,然后她手中的麻将被白樾抽走,放了回去。随即他的白皙修长的手指指了指另外一张牌。司慕的心虽然混乱,但是她知道他是在指点她。她并没有仔细看手中的牌就听他的,把他指的那张牌打了出去,因为她听了白小宁奶奶的话后心不在焉,现在她能感觉到站在她身后的他的气息,这又让她心神不宁。

又轮到她摸牌出牌,她依然没有多考虑就抽出一张准备打出去,却又被白樾阻拦重新换了一张。之后,这一局几乎都是白樾在给她指点,她突然就又像最初不会打麻将了一样,要让人教。而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心根本就没有在牌桌上。

这一局司慕胡了牌,之后的每一局都有白樾在指点,而他却没开口说过一个字,她几乎每一盘都赢。白老夫人的手气又开始不好起来。白小宁的四婶看了一眼认真考虑出牌的白老夫人以及司慕和司慕身后始终沉默的白樾,笑道:“老七,你一句话都不说,这哪里是在教小慕?分明是在帮她打。刚才叫你来你又不来。”

白樾没有说话。司慕本来已经平复了的心跳又乱跳了起来。她站起身来,转身对白樾说:“小叔,还是你来吧。”

白樾淡道:“我不打。”

司慕只好又转身坐下。

最后,在白樾的指点下,司慕是最大的赢家。白老夫人和白小宁的母亲都开口留司慕吃晚饭。等吃了晚饭,司慕想告辞回去。白小宁的母亲道:“小慕,小宁今天临时去了一个项目现场,还有一会儿就应该会回来了。等小宁回来送你吧?”

司慕摇头,微笑道:“伯母,不用了。明天我们一大早的飞机回北梁,明早我们自然就见到了。小宁既然有事,回来后就好好休息吧。”

司家就在北梁。司慕明天就会带白小宁回司家。

白小宁的母亲夸司慕懂事体贴。司慕抿了抿唇,微微一笑。一旁的白老夫人看了一眼从椅子上站起来准备离开餐厅的白樾一眼,对司慕道:“那就让你小叔开车送你。”

**

司慕坐上白樾的车后,就一阵沉默。因为几天前他落水发烧,白樾给她换衣服的事、打麻将时他一直站在她身后,整个人整个气息都包围着她的情形,还有以前很多很多次暧昧的姿势或举动,包括那次他的吻,司慕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她心里一片慌乱又茫然。

而白老夫人说他明天要回温哥华的这事,让她更加慌乱茫然、无措且有些难过。

开车的白樾也在想她明天带白小宁去司家的事。因此,他也异常沉默。

忽然,司慕感觉身子向白樾的方向微倾。她赶紧稳住身子。而下一秒她就发觉白樾急转弯之后,将车停靠到了路边。这个地方没什么人,车子也很少路过,只有几盏昏黄的路灯亮着。

白樾想事情的时候是不开车的,因为那样开车会很危险。而司慕没有问他为什么停车。她犹豫了片刻,还是侧头看着白樾,问了出口,“你……明天要回温哥华了?”

她这次没有用敬语“您”,白樾倒是诧异了一下。他点头,“嗯。”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司慕心里一阵难过。她似乎不想让他离开?而她又怎么能够有这样的感觉?这是不可以的!

只是,她却支支吾吾犹犹豫豫地又问了一句,“是哪个航班?你……还回来吗?”

白樾没有看她,而是平视前方,给她说了航班号。

“你还回来吗?”司慕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

白樾淡淡道:“我不知道。”

司慕的心里说不出的窒闷、不安。她垂了垂眼眸,没再说什么。白樾也没有说话。车内异常沉静。

“或许你和小宁结婚的时候我会回来。”良久,白樾又开口。他会回来参加他们的婚礼,给她祝福。

司慕“哦”了一声,却并没有觉得多高兴。她转回头看向车窗外,心中有种莫名的情愫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阿慕,你一定要好好保重。”白樾的双眼始终看着前方,声音很淡,像是在对她说,又像是他在自言自语。他的愿望就是她健健康康、幸幸福福。

司慕听到他的话了。她仍然看着车窗外,微微点了点头,“您也是。”

她又记得要对他用尊称了。白樾闭了闭眼,紧抿着薄唇不再说话。又过了片刻,他开始发动车子。

很快,到了魏家门口,司慕伸手开门。忽然,她想起一件事来,收回手,转身看着白樾,喊了声“小叔”。

白樾转头看着她,颔首。

司慕道:“我表嫂让我问问,可不可以特别定制您们的musi香水。”

白樾听她提musi,他想,她大概猜不到musi是什么意思。慕司,司慕,思慕。当初他涉足香水业不过是因为她,香水集团因她命名,香水的主打香味是她以前搬进他公寓的栀子花的香味,logo也是一朵盛放的栀子花。

那些年,她不在,他的念想就是musi。

“我会吩咐下去为你表嫂特别定制,到时候寄给她。”白樾从思绪中回来,对司慕说。

司慕点头,“好,谢谢。”

“再见,阿慕。”

“再见,小叔。”

**

司慕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早上起床时,眼底染了青色。她的外婆和表嫂只以为她是因为要带白小宁回家而紧张兴奋得一夜没睡好。听着表嫂的揶揄,司慕心里知道,她一夜难眠是另有原因。

她一言不发的吃着早餐。等吃完早餐,白小宁就到魏家来接她了。白小宁接过司慕的行李箱,放进车的后备箱。至于白小宁给司家那一大家子的礼物已经让人先送往机场,随后办理托运。

白小宁和司慕一起坐在后排座,由白家的司机送他们去机场。白小宁很兴奋,凑过头去想和司慕说话,却见司慕闭着眼睛,神色也不太好。他的笑意敛了敛,有些担忧地问,“昨晚没睡好吗?”

司慕缓缓睁开双眼,看向白小宁,没什么精神地“嗯”了一声。白小宁却有些高兴,“你是不是紧张?放心好了,我不会给你丢脸,我有信心,你的家人会喜欢我的。”

司慕看着这样的白小宁,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她不是因为要带他回家而紧张。

见她不说话,白小宁蹙眉,“你不相信我?”

司慕赶紧摇头,“没有。我想他们会喜欢你的。”

白小宁这才笑了。他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向下,将他的唇贴在她的唇上。柔软的触感让他还想要更多。他虽然和她在一起了,然而,他们之间并没有过多的举动。因为他知道她还并没有爱上他,他也没有强求婚前和她发生什么,他想结婚后和她慢慢培养感情。只是,他现在碰到她的唇,他就停不下来。

司慕没想到他突然吻她,条件反射地对伸进她嘴里的舌头咬了一口。白小宁痛呼一声,退出来,皱眉看着她,没想到她这样排斥和他接吻。司慕支支吾吾地解释,“有人。”

白小宁看了一眼在前面开车的司机,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他低笑一声,没有再对司慕做什么。

一直到机场,司慕都闭着眼睛。上了飞机,司慕也没精打采。白小宁笑道:“刚才在车上睡了那么久,还没睡醒吗?”

司慕的心情很复杂。还有两个小时,她和白小宁就会见到她的家人了。她更知道,见了双方家长后,她和他的婚期就会跟着定下来。司慕从一开始和白小宁相亲就选择了要和他结婚。而这些日子以来,她却觉得自己很不对劲,很茫然。最近,总有一种难解的情愫压在她心头,让她恍惚,让她无措,让她难过。而这样的情愫总是见到或想到白小宁的小叔时才有。她一直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也一直压抑着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却每次在见到白樾时,难过心痛的情绪又都涌上心头。

司慕靠坐在椅子上,头转向里边,这样,没有人能看见她不对劲的情绪。白小宁以为她还在睡,没有再开口说话。

司慕想起白樾也是今天去温哥华,他还说过她和白小宁结婚时他或许会回来。想到这里,想到白樾,她心中又是一窒,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闭上双眼,那些梦境又纷至沓来。深夜,她蜷缩在沙发上等人却睡着了。她等的人回来,把她从沙发上抱起来,走进卧室,放在床上。因为太晚,她看不清他的脸。她喜欢上了他,她说她有话对他说,而他不等她说出口就阻止了。泪水从司慕紧闭的双眼里缓缓流出来。

她抬手悄悄拭去眼泪,梦里的男人到底是谁?梦到底是不是真的?梦里的男人和白樾有什么关系?

司慕一时想起梦里的场景,一直想起现实中白樾的冷淡、温柔、拥抱、亲吻,还有离开,她简直烦躁难过透了。

两个小时的航程,司慕觉得过了很久。她刚一下飞机,打开手机,司焱的电话就来了。

“小慕,我在机场出口等你们。”

司慕听到司焱悦耳的声音。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我们取了行礼就出来。”

司焱听出她的不对劲,“你怎么了?”

司慕也察觉到自己的声音不好,她撒谎道:“才睡了起来。”

司焱将信将疑。而司慕挂了电话,然后和白小宁一起去取行礼。白小宁给她的家人带了许多礼物。司慕拎着自己的行李箱想再提一个箱子,被白小宁阻止了。白小宁一个人拉了两个行礼箱,肩上还挎了两个大袋子,全然不像平时的翩翩公子。

**

司慕和白小宁走到出口时,一下子就看见在外面等候着向他们招手的司焱。

“白先生,你好,我是小慕的哥哥。”等司慕和白小宁出来后,司焱伸出手,对白小宁笑道。

白小宁一边和司焱握手一边笑道:“哥,叫我小宁或者白小宁就是了。”

司焱朗声一笑,“好。走吧,我的车在外面。”

说完,司焱把司慕的行李箱接过来,倒没管白小宁手中的东西。司慕看了一眼司焱和白小宁,要帮白小宁拿东西,白小宁不让,司慕只好空手走在司焱和白小宁中间。

从机场到司家有三十多分钟的车程。司焱亲自来接司慕和白小宁,因此,一路都是司焱在开车。他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我爸妈本来要我瑞士多度假一周的,听说你们的事,昨天就从瑞士飞回来了。还有二叔、二婶他们也都在。”

“小慕的家人是都在吧?”白小宁笑着说。

司焱说:“对。我们家的人今天都在。”

“让我想想,有奶奶、哥一家,二叔一家,三叔一家,还有小慕的爸爸。”白小宁笑道,“礼物都准备齐了。”

司焱哈哈笑。

司慕却一直没有说话,心不在焉,心神不宁的。

“前面拐个弯就到我们家了。”红灯时,司焱停了车,看着前面的弯道抬了抬下巴。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司慕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得回头喊了声“小慕。”

司慕回过神来,抬头看到前方的路,知道马上就到家了。等家人看过白小宁后,双方家长就会商量婚期了,就会商量婚期了!

绿灯亮了,后面的车按喇叭不催促,司焱没对司慕再说什么,转回头去开车。而车子刚刚一启动,司慕就急声喊:“停车!哥,停车!”

“现在不能停车。”司焱说。白小宁也一脸不解地看向司慕。

而司慕却伸手开车门,司焱皱了皱眉,只好违章停车。司慕拉开车门便往回跑。司焱和白小宁立即下车向司慕追去。

司焱首先追上司慕,他皱眉道:“小慕,你在做什么?你要跑去哪里?”

白小宁也追了上来,他看着司慕,等她的答案。

司慕的心跳得厉害,他看了一眼司焱身旁的白小宁,说:“小宁,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白小宁震惊地看着她,“什么,小慕,你说什么?”

司焱倒没有白小宁那样震惊,只是还是有些吃惊地看着司慕,小心翼翼地问,“小慕,为什么?”她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想起白樾了?

司慕对司焱和白小宁说:“我喜欢的另有其人。”

是的,她喜欢白小宁的小叔。她想,她恬不知耻地喜欢上了男朋友的小叔。她想通了她面对白樾的时候,她为什么总是心疼、难过。她喜欢白樾。她不想让他离开。他虽然说他或许会回来参加她和白小宁的婚礼,而她怕自己再也见不到他,听到她和白小宁的婚礼这几个字时,她也很难过。

而她一直不敢面对心中的这份感情就是因为白樾是白小宁的小叔,是她交往的男朋友的小叔。这是一份令人难以启齿并会被世人唾骂的感情。而她现在还是想真诚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她要告诉白樾,白樾对她好或许并不是因为她是白小宁女友的关系。那个吻,那些拥抱,他或许也是喜欢她的。

司慕有些难过地对司焱说:“哥,我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我知道我这样会被很多人骂……可……可……我……”

司慕的眼泪肆无忌惮地流了出来。

白小宁不可置信地看着司慕,“你在说什么?”

司焱则心疼地将她搂进怀里,“你……喜欢的人……是白樾?”

司慕诧异地抬头看着司焱,他怎么会知道?她点了点头,呜呜哭起来。

白小宁大惊失色地看着司焱怀中的司慕。

“哥,就算你骂我,我也想去找他。”司慕说。

看来,她并没有记起白樾。而她却在没有记起白樾的时候还是喜欢上了白樾。司焱叹息一声,“小慕,去吧,去找白樾。你们本来就该在一起。什么狗屁世俗,你不用管。哥支持你。”

司焱放开了司慕,司慕转身去拦出租车。白小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大喊一声“小慕”,想拦着她,却被司焱拦住。

“白先生,我有话对你说。”司焱看着白小宁错愕又愤怒的眼神,郑重道。

**

司慕上了出租车,让司机快速载她回机场。她抬手看了看时间,白樾飞温哥华的航班应该在经停城市了。她赶紧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而他手机却关机。她又打了几次,仍然是关机。司慕有些慌乱,催促司机再快点。

而另一边,白樾弯腰捡起被人撞了一下掉在地上的手机,却发现手机被摔坏了,开不了机。他随手把那个手机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摸出另一个手机,这个手机号人温哥华的号。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