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我们离婚了_第55章 和解_免费小说阅读_努努书坊

戚楠只是想让容卓帮她叫辆车,没想下楼的时候却见到了他本人。她的这位辣条兄弟到此时此刻似乎还是不能完全相信,她竟然真的玩起了幼稚的小学生手段。

“你还真准备离家出走啊?”

戚楠郑重其事地点头:“弥补一下小时候的遗憾。”

容卓嘴角抽抽:“有谁会把没有离家出走过当作遗憾!”

戚楠不想和他争论,直接吐出“酒店”俩字,随后又想到了什么,慢吞吞地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崭新的面额为一元的钞票,很有范地塞到他领口里,言简意赅,“小费。”

容卓:“……”

挂在他胸口的钞票仿佛肆意嘲笑着他的廉价,他一把扯下来塞进裤兜里,一脸愤然:“至少给多一点嘛!”

说完见戚楠大有再赏他一块钱的架势,立马缩驾驶室去了:“别和小叔说是我带你走的啊!”

“嗯,不说。”戚楠应下了,心里却想,她不说容呈也会猜到。

这一晚,戚楠在辣条兄弟的协助之下,无惊无险地离家出走成功了。她关了手机,在一家酒店住下了。

一觉醒来,她的床边无声无息地多了一个人。

她默了一秒,把被子拉过头顶,装死。

“你忘了带换洗的衣服。”容呈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戚楠装作没听见,整个人匿在被子底下一动也不动的,容呈看了一会儿,动手把她从被子里挖出来,让她靠着自己,把带来的衣服帮她一件件穿上,在这个过程中,她脖子上的戒指不可避免地落入了他的眼中。

他的目光柔化了一点。

他看了眼手表:“要我抱着你走吗?”

——他一直没放弃把她带到公司去。

尽管两人身处冷战中,但都没有表现得很极端,没有激烈的争吵,没有尖锐地伤害彼此,只是透着一种“今天天气不错,闲着也是闲着,冷战玩玩”的懒散感觉。

在这场特别的冷战当中,似乎比的是谁先沉不住气,谁先妥协。

作为这场冷战的挑头人,戚楠可不想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输了。被一再地逼迫着去公司,连出走也不能逃避过后,她依然没有表现任何生气的意思,甚者,在明白他的执着过后,她接受了,当然,这接受里不包括他的某些提议。

“不了,复健也是很重要的。”她说着先行一步走在前面。

去公司就去公司呗。

戚楠没想到的是,她刚走出酒店,就见一群记者一窝蜂地围了上来,惊愣间,围上来的记者对着她就是一阵狂拍,她差点被闪光灯闪了眼睛。

这群记者一个一个像猛虎扑食一样生猛,但素质意外的好,或者说从未见过的好——

尽管他们内部你挤我我挤你谁也不甘落后,但都给戚楠留足了空间,在没有安保人员的情况下,纷纷离她一米远。

她就好像呆在了一个安全圈里,没有人碰到她,甚至全程没有一个人向她提问。

娱记刁难明星的情况在她这里奇迹地没有出现。

“……”

突然,一只手从她身后轻搭在她的肩上,戚楠不用回头也能辨别出手的主人,除了容呈别无他人。

她微偏过头落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上,原本只是随意的一瞥,却在发现那只手上的戒指时定了几秒。和脖子间成对的戒指就这么明晃晃地闯进她的视线,她的眉心一跳,油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时,容呈的另一只也朝她探了过来。

伸过来的手落在了她的领口,帮她整理了一下衣领,做完这个小举动过后,他收回手,简短地解释道:“皱了。”

他做的可不只是帮她整理领口,当他的手收回去过后,她挂在胸前的戒指就莫名地跑到外面晒太阳了。

戚楠:“……”

她来不及挽救,娱记们对着她又是一阵狂拍。

近十分钟后,记者们面带满足,纷纷散去。

戚楠看着远去的记者,又看看容呈:“你这是玩儿的哪出?”

这么训练有素的娱记群不可能恰巧出现在酒店外,背后肯定和容呈有关!

这个时候,杨航开着车停在他们面前。

容呈道:“先上车。”

戚楠站着没动:“先解释。”

容呈脸上划过一丝不自在:“你不是在意我和任清甯的绯闻?”

他想,戚楠和他冷战无外乎他和任清甯的绯闻,既然她在乎这个,他就用这样一种方式澄清他和任清甯的关系。他和任清甯的照片清清白白,连个暧昧对视都没有,只因为背景特殊了一点就被传成了绯闻。他相信,很快他们的绯闻就会被压下去,因为他今天的安排。

这些记者手上的照片一经流出去,甚至连解释都不需要,和任清甯的绯闻定会不攻自破。

这种方式固然有效,但是——

“你不觉得应该和我商量一下?”身为当事人之一却从头到尾都不知情,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接受这样的霸道。

容呈反问:“你这两天有好好地听我说话过?”

戚楠不说话了。

“那就现在开始商量吧。”容呈也没想过自作主张就把两人的关系宣告给媒体,他尊重她的想法,他之所以整出这一出,只是因为他看出她在闹别扭,不想和他好好谈谈,这只是希望借此打开话题,“要不要把照片发布出去都依你,唯一一点……”

说着他叹了口气,“别闹别扭了。”

戚楠默了默,最终还是愿意对他敞开心扉:“容容,我很生气。”

她生气的原因不在于他和谁交往过,因为这一点她无力干涉,真正让她生气的是,她全身心依赖着的这个人并没有很好地处理好他过往的那些感情,以至于出现了前女友上门找上她的恶俗桥段。

她想要的只是,她爱着的这个人在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也同样投入了全部,而不是还和过往的某段感情存在着不清不楚的牵扯。

容呈听完她的阐述,表情变得微显怪异:“她找你了?”

戚楠瞪眼:“不然你以为闲着没事臆想的?”

容呈语气古怪:“她大概没有恶意的。”

戚楠出离愤怒了:“男朋友的前任女友找上门不是挑衅,难道是想来谈天气的吗?”

他一再为另一个女人辩解触怒了戚楠,她恶狠狠地盯着他,大有扑上去啃他一口的架势。

容呈当然不是为别人辩解,要真是辩解,别说和解了,就戚楠的性子,不知道又要折腾多久,他想了想,组织了下语言解释道:“我和任清甯……我们不算正常交往。”

不算正常交往,有点奇怪的描述,但事实确实如此。

任母曾是容呈的授业恩师,几年前她病危入院,就像世界上的每一位普通母亲一样,在生命的最后担心的总是自己的子女,希望子女有个好的归宿,她也不能免俗。虽然从没有说出口,但偶尔会不自觉地将自己的这一丝担忧泄露出来。

任清甯觉察到了,然后沉默了。后来任母病情恶化,她再也忍不住,找到容呈提议在一起。容呈应了。

容呈对事业投入了太多精力,于是不可避免地对感情投入的就少了,他选择女友从来不以爱情为标准,就像他后来选择和戚楠结婚,也根本没有感情基础。

就这样,他和任清甯在一起了。

“然后日久生情假戏真做了?”戚楠听完问。

容呈面瘫脸:“然后她很快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追着他去国外了。”从在一起到分开,时间太短,没来得及生情。

“……”戚楠不知道该不该同情他,最后还是安慰性的拍了拍他的肩,“容卓似乎以为你对任清甯情深不悔。”所以,她的这位辣条兄弟才会担心她会不会因此受伤,纠结过后,隐晦地提起容呈的感情史。

“大概是因为我被甩没多久就和戚家联姻让他会错意了。”错以为他受伤太深,破罐破摔随便娶个女人了。

“……”

“那些照片要不要发出去?”看样子误会已经解除了,容呈又将话题扭回最初,“我说过,要不要发随你。”

媒体是他请来的,他自有他的方法控制照片要不要刊发。

戚楠想也没想便回道:“不发。”自己的幸福曝光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任人指指戳戳,有意义么?

“嗯,不发。”就像容呈他自己说的那样,他完全随她的意,“我让杨航处理。”

就在戚楠以为就这出不那么冷的冷战就这么落下了的时候,她却意外地发现容呈有点不开心了,具体表现是他比平时更加沉默。

在随他去公司的途中,她几次故意撩他,他都反应平平。

“……”

她不再开口,沉默地到了公司。

办公室里,杨航正和容呈报告着工作上的事,戚楠目光炯炯地盯着两人,后者在她灯泡似的明晃晃的打量下,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仍然镇定自若地进行着工作汇报。

戚楠歪着头看了他们一会儿,从沙发上站起来,朝他们走去,最后站定在容呈的身后。

杨航的报告中断了一下,很快又无视她继续下去。

戚楠就在这个时候俯下身,捧着容呈的脑袋,不给他反应的时间,唇压着唇给了他一个甜腻腻的深吻。

杨航的报告再也进行不下去,大脑因为她突然的大胆举动卡了一下。

沉默中,一吻结束。

戚楠扬了扬嘴角,眼中闪着恶作剧的光芒,她的双手还挂在容呈的脖子上,半个身子的力量都压在他身上,对着杨航懒洋洋道:“羊啊,把你的老板借我一下呗,我稍微使用一下就还你。”

杨航这才反应过来,他淡定地合上手中的资料,但说出的话却泄露了他的不淡定:“用多久?”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